年輕人的第一塊表「從眾」,第二塊表「從心」

█選一塊計時碼表,常常是入了腕表這個坑之後,最真實的訴求。因為,對於只是單純為了搭配而購買一枚通勤表的人來說,他們通常會挑選一些大眾熟知的品牌和款式,因為不瞭解,所以「從眾」是最好的選擇。而挑一塊計時表,往往訴求就高了,因為通常這不會是你的第一塊表,所以對它的要求,就不能僅僅靠打「安全牌」。而往往這個時候,個人的審美才真的體現出來。

真力時DEFY 21 派翠克•莫拉托魯限量款腕表

但審美是一件很主觀的事情,不過我常常聽很多人對於挑一塊計時表的訴求是:要酷炫一點,畢竟大眾款的表我已經有了嘛。起碼戴出去要能鎮得住場子,能讓人一眼就注意到它的存在。雖然說「不明覺厲」早已成為過氣網路用語,但「雖然我不懂,但是看起來就很厲害」的潛臺詞,也已經是吃瓜群眾的最好評價了。

真力時百分之一秒計時的酷炫,中央秒針一秒鐘可以走一圈

設計語言這個東西是個玄學,我也常常在想,真力時是如今在計時碼表領域被低估的品牌,雖然這兩年掀起的復古風潮,突然讓A384這樣的表款再次翻紅,但不得不說,更多年輕人他們嚮往更酷炫、更有科技感的表款,而作為真力時更年輕化的選擇,DEFY 21的出現恰好順應了年輕化的審美,也填補了真力時在年輕化市場上的空檔。只不過,在和眾多初出茅廬的年輕腕表,甚至是同集團的宇舶相比,真力時又更多了一份歷史和榮耀,而這一切,都讓真力時的表迷們在今天提起時都還津津樂道。

位於瑞士力洛克小鎮的真力時表廠

上個世紀60年代,世界各國逐漸從二戰的陰影走出來,經濟挾技術發展一日千里,賽車等競速運動成為分享富裕和喜悅的獨特儀式,也就是從那時開始,佩戴計時碼表參與儀式成為了新時尚。是時,人們對計時碼表的要求也水漲船高,要自動上鏈,要高精度,要耐用。面對市場的誘惑,還有渴望勝利的進取心讓當年的大牌們勇敢踏進了競技場。真力時從1960年代初期就開啟了研發機芯的計畫,並靜悄悄地將新機芯命名為:3019 PHC,後來她有了一個更加廣為人知的名字:El Primero(西班牙語 「第一」之意)。

真力時早期機芯El Primero

大家都知道1969年3月在紐約和日內瓦的發佈會上,Cal.11機芯的名聲大噪,但事實上,真力時早在同年1月10日就已經宣佈:已經開發出全世界第一款量產自動上鏈計時機芯El Primero,所以El Primero(世界第一)這個名字甚至是起到了加成作用。El Primero在幾個方面無疑是實力超群的,首先是5赫茲的高頻,這對於擒縱系統還有輪系的設計與材料還有裝配工藝的挑戰自不待言。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儘管高頻有著對能量的高需求,機芯依然可以提供50小時的動能儲備,想想今天有多少機芯可以提供50小時的動能儲備?

早期使用EI Primero機芯的真力時腕表

講到這裡,其實畫風可能開始突變。《紅樓夢》裡開篇一個詞道盡了人世間的不易,那個詞叫「好事多磨」,仔細想想,真力時似乎也逃不開這個魔咒。1970年代的石英危機直接導致了El Primero停產,甚至模具和圖紙都險遭厄運,真力時也改弦易轍生產銷路不錯的石英機芯。幸而有Charles Vermot冒險將這些凝聚著真力時製錶大師們心血的寶貝珍藏起來,才讓真力時真正的鳳凰涅槃成為可能。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