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詞比「有錢」還庸俗——低調,用這個詞恭維表主應該不會錯

█ 1881年,發生了兩件事。

在推理小說世界中的倫敦,夏洛克·福爾摩斯與華生結識,合租下貝克街221B,就此展開無數次精彩冒險。

在現實鐘錶世界中的汝拉山谷布拉蘇絲小鎮,製錶師Jules-Louis Audemars和Edward-Auguste Piguet成立Audemars,Piguet & Cie公司,也就是後來名聞天下的3P之一 —— 愛彼。

愛彼發源地汝山谷( Vallée de Joux)

按照外傳影片《福爾摩斯復活》的劇情,大偵探身患絕症被冷凍,多年以後被解凍復活。假如他可以活到今天,會驚訝地發現,那家跟他同期出道的表廠依然存在,甚至都不曾被轉賣。

福爾摩斯大約會很有興趣觀察一塊 愛彼的新款腕表,並推理一番表的主人。比如——

愛彼26317BC.OO.1256BC.01

歡迎來到直白的世俗世界,幾乎所有的物件都不能免俗。推理有時候跟八卦是一回事。戴這表的人,應該……挺富裕吧。畢竟47萬元人民幣的價格,戴一輛BBA在手上不在話下的人大概率不會很窮。

有個詞比「有錢」還庸俗——低調,用這個詞恭維表主應該不會錯。即便是 愛彼,一塊小五十萬的表如果不是貴金屬材質也很難說得過去。這其實是一塊金表,錶帶

(包括錶帶節之間的連接零件)、錶殼都是18K金材質,只不過18K白色黃金貌似與鋼沒區別,這就是「低調」的由來。

低調的18K白金錶殼和錶帶

但其實,廠家不會允許金表與鋼表外觀完全相同。一眼望過去,冰藍色錶盤在一眾皇家橡樹中淡雅精緻得卓爾不群。無論多不顯眼,金子就是金子,總要有個哪怕只有同道中人才能看得出的標誌。

有些品牌甚至只為鉑金材質搭配冰藍配色,看起來也跟鋼差不離,但瞭解內情的人老遠就能看出不會是鋼表的價格,也不會是鋼表的重量。據此推測,表主不是「低調」那麼簡單,骨子裡應該是很難接近的人。選擇白金,不過是讓無謂的人閉嘴罷了,一望即知的金(色)表引發的泛泛之談有時候真挺煩人的。

皇家橡樹的外觀是出了名的硬朗,但這枚表尺寸略顯秀氣,38毫米寬,11毫米厚。戴這表的人應該不會是大個子壯漢,是女性也未可知。這不會是表主的第一塊表,也不會是唯一的一塊表。價格固然是一方面,稀缺性與搶手程度才是關鍵因素。限量100,雖然價格不低,但在皇家橡樹炙手可熱的當下,恐怕也不是新手初哥進店就有機緣入手的。如果表主是在直營店已經積攢了相當的VIP值,家中有若干 愛彼腕表,才有機會購入這塊表,我不會驚訝。

表主應該是腕表玩家或藏家,很大可能是計時控,陶醉于精美複雜的計時機芯,更加看重計時碼表功能,腕表必備的看時間功能以及精准度則是次要的,如果不是最不重要的話。

這要從機芯說起, 愛彼很多計時碼表是在自產3120機芯上加計時模組,

這塊藍盤使用的2385自動上鏈機芯,源自一代名芯FP1185,優點是薄,5.4毫米,曾經是最薄計時機芯。也許是因為薄,1185沒有加入停秒功能。拔出表冠調整時間,秒針繼續在走,這對執著於精準時間的用家來說是很麻煩的一件事。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