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塔尖的存在,江詩丹頓帶你領略日內瓦風范

 @手表之家全球最新鮮的手表咨詢,讓妳購買腕表一“勞”永逸,

小編“蘭州路文太”, 每日準時分享,為妳的收藏加點“料”。

在瑞士製錶歷史上,最神聖的地方一定是閣樓。

在人造光源尚不普及的時代開始,高級製錶工匠必須在閣樓中趁著每天陽光最明亮的數個小時裡工作,完成最精細複雜的機芯製造。

也正因如此,江詩丹頓將閣樓工匠(Les Cabinotiers)為其殿堂級作品系列命名——每一件冠以「閣樓工匠」的時計,都是站在高級製錶金字塔頂端之上的逸品。

江詩丹頓「閣樓工匠(cabinotiers)」部門除了專精三問報時、陀飛輪、萬年曆等高級複雜功能外,更彙聚琺瑯、金雕和機刻等頂級手工裝飾技藝的大師,製作兼具工藝與藝術價值的獨一無二腕表作品。

這塊江詩丹頓 Les Cabinotiers 閣樓工匠 「音樂寓言」微繪琺瑯腕表靈感源自法國洛可可藝術代表人物弗朗索瓦·布歇的畫作《音樂的寓言》,江詩丹頓琺瑯大師通過微繪琺瑯將畫作重現在錶盤之上。

在琺瑯彩繪中,微繪琺瑯是一門極為精巧的技藝,也是所有琺瑯技法中難度最大的。

微繪琺瑯的挑戰性不僅在於更要根據原作的光影和色彩調配出豐富而微妙的釉彩,要將原本正常甚至巨幅尺寸的畫作微縮繪畫在方寸錶盤之上,更在於琺瑯藝術大師需要時刻敏銳地把握其顏色和光澤的變化。

錶盤中央,兩個可愛小天使正試圖破解樂譜,他們眼裡充滿好奇與驚喜,肢體語言豐富,右上角是布歇最愛的白鴿。布歇筆下靈動的天使,洛可可藝術的華麗與嬌豔,在此刻被還原地淋漓盡致。

在直徑不足4釐米的錶盤上,要呈現出一幅複雜的畫作,是十分困難的,因此琺瑯師需要借助顯微鏡,十分謹慎的處理畫作上的細節。同時琺瑯盤從來不是一次燒結而成,它必須經過層層上釉、燒結,以加深顏色,因此它需要多次繪畫。從這塊腕表細節可以看到,錶盤畫面十分細膩,色澤也很舒適,相信工匠師花費了不少時間。

另外琺瑯有不易變質、不褪色的特性,即便經歷數個世紀,依然保持鮮明的色彩和光澤度,這塊腕表也可以說是一件真正的藝術品。

腕表的錶殼由18K 5N粉紅金打造而成,側面線條十分流暢,每個部分都經過精細拋光和打磨,呈現非常高級的質感。另外,錶殼厚度僅有9.42毫米,非常纖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