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腕表中涅槃,重獲新生的雕刻藝術,也能創造出奇跡

雕刻這門藝術,近兩年有些被冷落了

越來越多的高科技,讓雕刻的美,逐漸在腕表中得到重生

2020年發佈的全新時計為我們提供了絕妙的視角,得以領略這門技藝的複雜精湛及其可以創造的奇跡。

江詩丹唐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系列Majestic Tiger腕表

「當像金屬一樣的堅硬物質在你的手中成形時,會發生奇妙而不可思議的事情。現實創造出此前只存在於想像中的東西,這種感覺真是非同尋常。」相信Olivier Vaucher對此應當深有感觸,他於1978年在日內瓦成立的工作室在製錶界備受推崇。17名專業大師以「一見傾心,激發夢想」為目標並肩工作,然而想要將夢想變為現實,天賦、經驗和毅力缺一不可。

雅克德羅浮雕龍時分小針盤腕表

對18世紀的金屬雕刻師來說,這都不足為奇。他/她們需先完成六年學徒期,出師後以散工的身份參觀其他工坊,精進自身技藝,方能步入大師行列。18世紀,製錶業在日內瓦興起,羅納河沿岸的「閣樓工匠」即是由此而來,同時這座城市還有200多名雕刻師。此後,該行業逐漸衰落。到1980年代,隨著傳統鏤雕錶盤被現代液晶錶盤所取代,這門技藝也幾乎完全銷聲匿跡。

播威1822 Virtuoso VII表

幸好還有少數製錶商,從未對機械表失去信心,進而把雕刻行業從懸崖邊上拉了回來,百達翡麗就是其中之一。品牌在官網描述了如何「自一開始就為雕刻工匠提供工作,當裝飾腕表不再流行時仍然堅持如此,從而使這些寶貴的知識得到留存。手工雕刻勉力倖存,如今重獲需求。鑒賞家交口稱讚,甚至大師工匠供不應求,下一代雕刻師的生存似乎也得到了保障。」

格拉蘇蒂原創PanoLunarTourbillon偏心月相陀飛輪腕表

瑞士已經採取措施,確保對「下一代」進行適當的培訓。在拉紹德封,Ecole d’Arts Appliqués開設了為期四年的手工雕刻課程,並為學生提供聯邦文憑。自2016年以來,曆峰集團在日內瓦高級製錶園區提供類似的課程,向所有品牌開放。現在瑞士每年「生產」3到5名合格的雕刻師,後者將為製錶品牌或專業工作室工作。刀鑿在手,再過十年,他/她們就會獲得處理更加複雜的技術,如印花粉轉印法(浮雕的一種)等所需的經驗。

寶璣Classique經典系列5345雙旋轉陀飛輪鐘錶堤岸腕表

浮雕是三項主要雕刻技術之一,其他兩項分別為凹雕和鏤雕,雕刻師利用這些技術將平坦的表面轉換為精美的裝飾。機芯零件以特殊工藝裝飾,如旭日紋、圓形粒紋、蝸形紋和倒角,而錶盤則以璣鏤潤飾。儘管大多數高級製錶品牌都將這些潤飾工藝用於機械製錶,錦上添花;但並非所有品牌都把雕刻單獨列出,特別對待。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