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手錶對機械手表的衝擊或許不會太大,石英表才應該注意

 全球最新鮮的手表咨詢,讓妳購買腕表一“勞”永逸

小編“蘭州路文太”, 每日準時分享,為妳的收藏加點“料”

在當年的巴塞爾鐘錶珠寶展一號館,有一層是製錶業遊戲的主桌,在這張桌上的玩家非富即貴,

他們打牌籌碼很大,實力弱的小玩家只能在次桌邊看邊學,座次和玩法多年穩定不變。

今年,走近主桌,右面第一位玩家LVMH集團旗下的泰格豪雅(Tag Heuer),

雖然放了一輛紅色的F1賽車在門口,但掛出的一面旗子更吸引人,

那上面是三個品牌logo:泰格豪雅(Tag Heuer)、谷歌(Google)和英特爾(intel)。

谷歌和英特爾出現在巴塞爾表展是件新鮮事,但並不奇怪,因為大家都知道 Apple Watch 來勢洶洶,這個突然闖進來的玩家誰也不能視而不見,因為瑞士製表遊戲全部玩家的籌碼加在一起,仍沒有這個新玩家的多(2014年,蘋果公司銷售額1827.95億美元,瑞士鐘錶出口額225億美元)。

熟悉歷史的瑞士玩家會想起四十年前,兩個在遠方的拿著最少籌碼的玩家用新玩法把遊戲攪和得差點散了場。

六年過去了,機械製錶行業仍然生機勃勃,二次石英危機還沒有一點萌發的跡象就死在了繈褓之中,非常明顯,二次石英危機顯然就是無稽之談。那麼同樣作為技術革新,為什麼石英表能夠對機械表產生衝擊,而智慧表不能呢?

一是機械表已經完成了功能的轉變。

在四十年前,石英危機到來的時候,那時候機械腕表還是作為一種功能性比較強的產品存在,而石英表不僅僅走時比機械表更準確,還擁有很多其他的功能,甚至不需要進行上鏈,功能性上對機械手表完成了降維打擊,在各方面上都要比機械手表做的要好,同時更加的便宜。

而現在,機械手表已經完成了向著奢侈品的轉變,表友們購買機械表,並不是針對腕表的時計功能去的,而是為了彰顯自己的身份,突出自己的品味,即針對機械表而言,現在已經是一種趨於愛好,被情懷以及機械工藝所打動的顧客。而智慧手錶並不能夠取代這一部分的功能,一是因為智慧手錶不可能賣的像機械表一樣昂貴,它只能作為快消品,不能夠作為奢侈品而存在,本質上的功能不同。

二是本身市場不一樣。

前面已經說到了,智慧手錶是作為快消品存在的,而機械手表是作為奢侈品存在的,就好像優衣庫不可能對范思哲的市場造成衝擊一樣,即便你優衣庫的衣服品質再好,價格再便宜,本身的定位不同,導致了二者的分流。

智慧手錶的顧客可能此前從來沒有戴手錶的習慣,選擇智慧手錶可能只是為了其功能性,作為運動時候的計步器,或者其他功能,時計功能反而只是附帶。而機械表的顧客本身對機械表是一種欣賞的態度,甚至可以這麼說,買得起機械表的人,一定買得起智慧手錶,買得起智慧手錶的人,卻不一定買得起機械表。

可以說,智慧表真正衝擊的,反而是石英表,以及光動能表這一系列腕表,一是價位本身相似,apple watch的價格和西鐵城以及卡西歐的價位發生了重合,是一種直接的競爭關係,而在功能性上,智慧手錶也比石英手錶更勝一籌。所以,如果說,智慧手錶真的對哪個瑞表品牌產生了衝擊的話,那也只能是swatch了。

對於鐘錶行業而言,不管是傳統的鐘錶銷售管道,還是人們對手錶功能的認識,都有了一個嶄新的突破。

相信這次衝擊,應該是石英手錶的第一次智慧危機。

匯集全網的腕表咨詢,收藏路上不迷路,快來追蹤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