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璣的這款新表,有錢的土豪都喜歡

​2018年3月,兩年前的那個春天沒有新冠病毒,一切井然有序,巴塞爾的陽光很好,山花都開了,Basel World國際鐘錶珠寶展正常舉辦,斯沃琪集團也還沒離開。

高級製錶品牌寶璣把一台手工雕刻機搬到了展會現場,璣鏤刻花工藝大師演示和講解之餘,也手把手教駐足停留的觀展者上手操作雕刻機。

一位來自亞洲的參觀者饒有興致,坐在了雕刻機前,在工藝大師指導下,左手旋轉把手,右手壓住雕刻刀載架,在金屬錶盤上雕刻出直線紋路。

2018年Basel World現場,寶璣展示璣鏤刻花工藝

通過一台電子光學顯微鏡,雕刻刀頭在錶盤上的運動被投放到大螢幕顯示器上,觀展者可以清楚看到璣鏤刻花錶盤如何被製作。

儘管有工藝大師悉心指導,但表迷嘗試刻畫的簡單直線紋並不怎麼規整。不過讓表迷們有機會瞭解高級製錶背後的工藝和技術,甚至上手一試,足以令他們興奮和滿意。

璣鏤刻花是傳統的手工工藝,需要雙手與眼睛熟練配合,確保雕刻花紋均勻一致。寶璣錶盤上的裝飾花紋常常有多種,又各有歸屬區域,實際製作時工序更加複雜,需要工藝大師熟練的技術與極大的耐心。

2020年3月,寶璣陸續推出了本年度新品,其中Classique經典系列7137腕表和7337腕表,再次以璣鏤刻花工藝呈現出全新的錶盤外觀,同時兩款腕表的月相顯示也經過了全新設計。

2020年全新寶璣Classique經典系列7137腕表白色金款

我們接下來欣賞一下寶璣2020年的新品,也簡要回顧歷史,瞭解阿伯拉罕-路易·寶璣先生如何將璣鏤刻花工藝引入製表行業,以及寶璣作品風格的精髓。

01

-

經典系列7137腕表

經典系列7137腕表,是從寶璣歷史懷錶汲取靈感而製作的腕表代表作品之一,其盤面佈局、指標和時標、盤面裝飾等特色,均來自經典的寶璣歷史作品。

寶璣No. 5自動上鏈打簧二問表,是寶璣先生早期的作品,於1794年完成,被售予法國的茹爾尼阿克·聖·梅爾德伯爵。

寶璣No. 5懷錶

寶璣先生1775年在巴黎鐘錶堤岸創業,到了No. 5懷錶這個階段,歷經近20年探索和磨練,作品已趨於成熟完美,璣鏤刻花工藝裝飾的錶盤,羅馬時標,鏤空藍鋼指針等經典的寶璣風格都已奠定。

No. 5懷錶錶盤中央部分是巴黎鞋釘紋,動力顯示和小秒針盤都是籃織紋,月相盤則是大麥紋;打簧報時功能的啟動與後來常見的滑杆不同,是按壓懷錶吊環裝置。

擬人臉月相顯示設定於2點鐘位置,小秒針盤位於6點鐘位置,動力存儲顯示設於10點與11點之間,這樣的盤面佈局是寶璣先生的經典設計風格,出現在不少懷錶作品中。

比如另一枚相同時期的古董懷錶——寶璣No. 28自動上鏈打簧問表,也是採用了類似盤面佈局,而且6點鐘位置小秒針盤內還設置了日期視窗。

寶璣No. 28懷錶@國際鐘錶博物館

經典系列7137腕表的設計靈感,正是來自於寶璣No. 5和No. 28這一系列懷錶,而且在售表款的璣鏤刻花紋飾,如動力顯示盤的波浪紋,設計風格便是參考了No. 28懷錶。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